白玉为堂

愿君平安喜乐,来去皆客

我爱周泽楷一辈子,他是我的信仰❤

❤感谢你能来❤

❤不怎么会说话,但是永远在❤

❤周泽楷语言梗禁止,一篇文不接受all向,cp洁癖❤

❤原著读十遍以上,对角色有自己的理解,接受友善提醒,但不会完全依照别人的意思,谢谢❤

❤喜欢深夜激情写文,墙头很多……谢谢您的容忍❤

❤称呼我为堂或者阿琰就好了❤

❤我家宝贝: @人畅

❤开始屯文,九月日更,LOFTER暂删❤

为什么我永远在磕冷cp啊(部分不是),要死在南极圈了,虽然我是鹅粉没错,但是这样真的很难受啊(ಥ_ಥ)


【陆花】相思十二时(完) by白玉为堂

五月初五  端午节

宜  订盟祭祀出行

忌  嫁娶开市安葬

“浣江五月平堤流,邑人相将浮彩舟。灵均何年歌已矣,哀谣振楫从此起。扬枹击节雷阗阗,乱流齐进声轰然。蛟龙得雨鬐鬣动,螮蝀饮河形影联。刺史临流搴翠帏,揭竿命爵分雌雄。先鸣余勇争鼓舞,未至衔枚颜色沮。”

                                      --唐 刘禹锡《竞渡曲》

前人数笔便勾勒出一场激动人心的龙舟赛景况。江河晏平,海清河阔,是如此现世安稳;邑人彩舟,歌谣已起,是如此盛世太平;龙舟激进,胜败刹那,是如此动人心魄。

“说好陪我过端午,赏良辰美景,结果……明明是你想约别的女人出来。”陆小凤拿着花满楼烫花山水檀香扇轻摇,那扇坠还是多年前那枚多灾多难的佛手扇坠。

花满楼笑了笑,有些无奈,“莲儿,这么多年过得如此辛苦,今年难得出门玩,也只能找我了不是?”

“是是是,就你有理,好一对青梅竹马。”陆小凤把扇子一合,塞回花满楼手里,这醋吃得酸气四溢,熏得周遭人眼疼。

“……”花满楼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哄他,待会又得寸进尺;不哄他,待会又不知道会说出什么来。

陆小凤双手抱胸,一脸不爽,“不是我说,当初我真觉着,你们俩一个是郎有情一个是妾有意,哼。”

“你啊,真是拿你没办法。”花满楼伸出手,在热闹街市上,在比肩接踵的人海中,与陆小凤十指相扣,“我以前还一直觉着‘好白菜都被猪拱了’这句话着实不准确,看到你以后,我才知道这是圣贤之语。”

“……那真是抱歉,不小心拱了花家七公子这株好白菜。”陆小凤紧紧扣住花满楼的手,感觉心里的醋意嘭的一下被甜蜜的玫瑰杏仁豆沙饼给盖灭了,只剩下甜意弥漫心中。

“花公子,陆公子。”莲儿的声音从后传来,二人回过头看去,今日的莲儿头上似寻常女子一样别着一朵将放为放、含羞带怯的石榴花。

“莲儿姑娘。”花满楼依礼打了个招呼,陆小凤落后半尺站在花满楼的背后,随意的笑了笑。

莲儿看着他们牵着的手,低下眉,了然于心,她年少无疾而终的暗恋是时候结束了,“今日爹爹带要带我去还愿,不能跟你们一起出游了,抱歉了。”

花满楼注意到了莲儿的反应,也没有松开手,反倒是回过头对陆小凤笑了笑,带有安抚意味,再转过头来回道:“无妨,今天本是女儿节,与娘家亲人团聚才是最佳不过的。”

“那莲儿先走一步了,祝二位玩得开心。”莲儿没有在抬头,匆匆忙忙的告辞,匆匆忙忙的离开,背影有些像是落荒而逃。

“哼哼,她一个女孩子跟我们两个大男人出游本就不太合适。”陆小凤拉着花满楼就往河边走,“赏龙舟赛去咯!”

花满楼满眼笑意,一脸随他去吧的宠溺。

“不如我们来下注,就赌哪队赢,赢的请吃饭。”陆小凤叉腰,不容置喙的开了个私人赌局,“我就压第三只龙舟。”

“我压第一只龙舟好了。”花满楼一听就知道,这陆小鸡就是想趁机坑他一笔,好在,他早就料到了,陪他玩也不错。

“哈哈哈哈哈哈,七童你请客,我可得好好捞你一笔。”果然不出意外,第一只龙舟果然摘得桂冠,陆小凤大笑着让花满楼请客。

“是,陆公子就算是要吃天上的粽子,我花某人也要想办法去够一个回来。”花满楼一脸戏谑的看着陆小凤,知道他那嘚瑟样,掏了颗琉璃牛乳糖堵住他的嘴。

“这还差不多。”陆小凤一边含着糖,一边含糊不清的继续嘚瑟,明明输了还如此嘚瑟,真不愧是陆小凤。

“七童,我们去放风筝吧,我肯定放得比你高!”

“这可不一定。”

“七童,坐上来荡秋千,我推你。”

“好。”

……

在外疯玩了上午,一进楼,看到的就是今天早上陆小凤折腾半天才插上去的菖蒲、艾条,花满楼摸了摸艾条的叶子,“这天气确实有些热,竟有些枯了。”

“晒了一上午,七童,说好的大餐呢?不会是粽子全宴吧?”陆小凤丝毫不关心他一手插好的叶子们,他更在意的是他家七童准备的大餐。

花满楼毫不吝啬的夸赞陆小凤,“陆兄果然聪慧过人。”

陆小凤环顾四周,只见桌上摆着一盘高邮咸鸭蛋,一碟五毒玫瑰饼,三盘嘉兴南湖粽,一碟北方蜜枣粽,胆瓶里还供着葵花,还放了些许时令鲜果,以及一对双龙海棠夜光杯和两个汝窑天青釉碗。

“啧啧啧,果真是天下首富,哪怕是吃个粽子,这排场也不是一般。”陆小凤嘴里客套着,人却毫不客气的坐下等着百花楼的主人为他斟酒。

“这排场可是特意为你准备的,接待陆兄怎么能用一般的排场,你说是吧?”花满楼笑了一下,打起官腔来也是毫不逊色,手下为陆小凤倒酒。

陆小凤先是观赏了两眼,又闻了闻,最后小抿了一口,“唔……好酒,色橙黄微翠绿,清亮透明,气味芳香,酒香酿厚,药香协调,而不失中草药之天然特色,入口甜香,甜而不腻,略带药味,使人不厌,酿和爽口,辣不呛喉,饮后令人神气清爽。”陆小凤一口气噼里啪啦的说个不停,把这酒夸得都要害羞了,“难怪会有‘美酒菖蒲香两汉,一斛价抵五品官’的说法了,我今儿个才算是领教到了。”

陆小凤端着杯子,又看了两眼,一口喝干,啧啧嘴,“如此珍稀的菖蒲酒,还真舍不得饮。”

花满楼坐下来为他斟酒,言语里带着调笑,“你陆小凤还有舍不得饮这一说。”

两人对酌,花满楼拈了块嘉兴南湖粽递给陆小凤,“这是嘉兴鲜肉粽,前几天刚招的老师傅做的,正宗的很,你尝尝看是否合胃口。”

“嗯,不错。”陆小凤接过粽子,咬了一口,糯而不烂、肥而不腻、肉嫩味香、咸甜适中,果然是名粽,“只是我更是好奇这酒的来历,这般醇厚,肯定不是新酿酒,细细品尝,这酿酒的材料也并非江南可有的。”

“刚好前段日子有批货送到山西,又逢上端午节,就托人买了应景,没想到陆兄你连这个都能品出来。”花满楼笑了笑,自己拈了块五毒玫瑰饼吃了。

“那是,我是谁啊!我可是四条眉毛的陆小凤。”陆小凤摸了摸胡子,脸上有几分小得意。

花满楼喝了口酒,又给陆小凤满上,眼里有着促狭笑意,“是是是,你可是大名鼎鼎的陆小鸡。”

“七童,这几年你确实是被司空摘星给带坏了。”陆小凤正了正神色,一本正经的看着花满楼,端得好一派义正言辞。

花满楼可不会被陆小凤这副模样给欺骗,夹了个高邮双黄咸鸭蛋放在陆小凤碗里,“明明是陆兄教导有方。”

“我可没教你这些。”陆小凤一戳蛋黄那红油就冒出来了,尝一口,蛋白鲜、细、嫩,蛋黄红、沙、油。

“你们言传身教不自知啊。”花满楼又剥了个荔枝递到陆小凤嘴边。

“哼。”陆小凤吃下荔枝,看着花满楼脸上的笑意不满的哼了一声,随意一撇,又看见花满楼腰上佩着一个字绣得斜斜歪歪,也不知道上面绣的什么花的丑香囊,脸腾的一下就红了,“你怎么把它带上了。”

“陆兄一片心意。”花满楼放下手,拿丝帕细细擦过手才去碰那个香囊,陆小凤听人说端午节佩香囊可以驱邪护平安,躲了他一个月,就是为了绣这个香囊,只是不知和谁学得,这绣工可真是一言难尽,不过这里面含的情意却是重如泰山。若非真心所爱,这世间有几个男子会愿意为那传言里一句不知真假的驱邪保平安而做起女红,用自己拿刀剑之手去做绣花针之事。

“啊……那个,我。”陆小凤脸红得一塌糊涂,像是被谁给调戏了一般,说话也磕磕绊绊的,狠狠心还是决定不纠结了,反正他早就被这个花家七公子吃得死死的,“算了,你喜欢就好。”

“红藕丝,

白藕丝,

艾虎衫裁金缕衣,

钗头双荔枝。

鬓符儿,

背符儿,

"鬼"在心头符怎知?

相思十二时。”

……完……

—————————————————————

其实只是想写七童吃醋和小鸡吃醋,虽然感觉没写出来,但是你懂的,长篇是不可能【摸脑袋】

这么说吧,这篇文的大致想法很早就有了,但是经过时间淡涤旧迹,已经忘得差不多了,所以……有些东西就变了

关于花花吃醋淡定这回事,一方面是性格,还有一方面是因为他认为他们的爱很坚定,没有什么可以动摇,自然无所谓

还有就是,小鸡其实只是看起来轻浮油滑,他只是想借机逗逗花花

好吧,说那么多,是因为自身对影视同人真的没有什么把握,只希望能尽量不ooc,尽量把想表达的给表达出来【捂脸】

对了,诗文解读、节日解读我是一厢情愿,不要被误导了

最后,非常对不起,语文水平有限,我尽力了【捂脑壳】

最后的最后,三年前的事随机掉落,现在头秃写不下去了。

【陆花】相思十二时(一) by白玉为堂

①双张电影版陆花设定

②日历时间参考今年

③私设有

————————————————————

五月初三

宜  嫁娶祈福求嗣

忌  无

“你怎么一点都不好奇陆小凤去了哪?”司空摘星从外翻窗而进。他觉得很奇怪,当年听说是陆小凤做错了事,不敢出现在当事人花满楼面前,一躲躲了三年,这倒没什么。重点是,你见过哪个逃犯每个月寄三封信给官府的吗?里面内容……虽然司空摘星没看过,但是司空摘星摸了摸鼻子,他觉得内容肯定事无巨细。陆小凤这个人平时看起来轻浮油滑,各种不着调,认真起来那股缠人劲却是会把人腻歪死。

“陆兄去哪里那是他的自由,浪子不羁,不是吗?”花满楼笑了笑,摇了摇手里的烫花山水檀香扇,还是一样的风轻云淡。

“哼,算了,你们两个人的事,小爷我也懒得管。”司空摘星大步走到桌前,一坐,手往桌子一拍,就是一封新鲜出炉的来信,“喏,这是这个月他给你的信,说是最后一封了。我走了,后会无期啊!”司空摘星眨个眼的功夫就离开了百花楼,他实在是不想再来了,简直要腻了,身为天下第一神偷,每个月都固定来百花楼报到三次,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和花满楼什么关系呢!

“司空兄不留下来喝杯茶。”花满楼起身看向司空摘星离去的地方。

“不了,再见!”司空摘星的尾音消失在清晨的鸟叫声中。花满楼合起扇子,拿起桌上的信拆开,他笑着摇了摇头,摸了摸信纸,“陆小凤这个家伙,真的是太狡猾了。”

救命,七童
酋时三刻,勾月楼

酋时三刻,日落西山,勾栏瓦肆正是到了营业的好时候。

“陆公子~”怜生勾着陆小凤的脖子劝酒,“再来一杯嘛。”

“别的男人会嫉妒我的。”陆小凤坐在当地最大的青楼——勾月楼中……花魁的卧房里,喝着美人倒得酒,享着美人在怀的乐。

“谁会嫉妒?”怜生凑进陆小凤的脸,吐息如兰。

“花公子。”陆小凤喝下那杯酒,话音未落,他刚刚所提之人就已经站在屏风旁说话了,“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我还是先走了。”

“等等,七童七童!”陆小凤拉开怜生的手就追了上去。

“……”花满楼动了动被抓住的手腕,“陆小凤,你到底想干什么?”

陆小凤由抓着花满楼的手腕慢慢地变成十指相扣,“我走了三年,你居然一封信都不给我写。”

“别跟我说什么浪子风流,不知道你在哪这种鬼话。”

“……噗。”花满楼忍不住笑了出来,他觉得自己真的是被这个人打败了,这天底下哪里还能再找到这样一个陆小凤,这样无赖有趣这样生动活泼又独一无二的陆小凤。

“我每月给你寄的三封信你都收到了吗?”陆小凤现在倒是正经起来了,牵着花满楼的手,细细的盘问他。

“收到了。”

“那你看了吗?”

“看了。”

“那你为什么不给我回信?”花满楼拿扇子敲了一下陆小凤,真的是服了这个人,又绕回来了。对了,这只陆小凤也是天底下最难缠的陆小凤了。

“你知道的,没有必要。”花满楼这话一出口,陆小凤先是一愣,后面便了然于心。

“虽然我确实在你身边,但是我还是想想听你亲口告诉我你的情况。”陆小凤停下来,转过身面对着花满楼,神色认真的看着花满楼的眼睛。花满楼虽是盲眼,眼神却不像一般瞎子那样空洞无生气,他眼底一片清澈。陆小凤觉得花满楼一定看得见他的表情,也一定懂得他是个什么心思。

“嗯,我会的。”花满楼点点头,第一次主动的抱住陆小凤。这么一个清贵矜持的人,居然会在大庭广众之下主动抱住陆小凤,这又是何等情义。他们俩相知情深,比了解自己还了解对方,陆小凤何尝不知花满楼这一举动正是在安慰他。

“不怪我?”尽管知道花满楼确实是不怪他了,但是陆小凤还是想听花满楼亲口说出来。

“从来没有怪过。”

“那你原谅我了?”

“既然没有怪过,又何尝来的原谅?”

“那带我回家,好吗?”浪子再风流潇洒,也会想要一个家来牵挂,这样心里总是温暖的。再说了他有一个不问归期,不管来路,会一心一意为他酿醇酒的好伴侣。

“走吧,陆公子哈哈哈哈哈哈。”花满楼牵着陆小凤大步走上百花楼,手里扇子一开,笑得爽朗。

“七童我发现你变坏了,居然学会揶揄我了。”陆小凤嘴角那一抹笑渐渐加深,他现在就像是沙漠中的旅人终于碰到绿洲,那种喜悦无以言表。

“都是陆兄教得好。”花满楼推开百花楼虚掩的大门,眼里盛满了笑意。

“哈哈哈哈哈哈。”花满楼回过头来,两人不禁相视而笑。

“我跟你说,我这几年……”陆小凤坐在桌边就开始向花满楼说着他这几年遇到的稀奇事,虽然他已经在信里说过了一遍,但他还是要亲口再告诉花满楼一遍。

花满楼站着为陆小凤倒了杯百花酿,这批百花酿是他在陆小凤离开的时候埋在花府院里的桃花树下的,如今正是品它的好时节,浪子已归。这三年来,不念不想也不忘。

【米英】我曾在他的深情中溺水 by白玉为堂



①深夜写作业写到神志不清摸的鱼,短,混更。

—————————————————————————


      “阿尔!”,亚瑟从睡梦中醒来,下意识的摸了摸旁边那人的枕头,冷的。亚瑟忽然就醒了,这是这个人第几次夜不归宿了?第37次还是第42次?


      “我天,这个混蛋。”亚瑟狠狠的咒骂了两句,扱拉着拖鞋,打开门去厨房拿了两瓶伏加特。


      现在才凌晨两点,夜,还算长,他却完全没有了睡意。


      今年是他和阿尔弗雷德·F·琼斯在一起的第七年,大概是每对爱侣都要经历这样一关,他和琼斯的七年危机已经爆发了近两个月,天知道发生了什么,突然就冷战起来了。哦。亚瑟喝了口酒,他想,他大概知道了,这个混蛋出轨了,一定是这样!亚瑟又灌了一大口酒,一定是那个俄罗斯人,他前段时间还看他们俩相谈甚欢,像琼斯这种家伙,一般不会和一个人愉快的聊天,毕竟这个白痴,总是把他气的连下午茶都不想喝,混蛋。


       回想在一起的这么多年,两个人确实都发生了不少改变,或多或少沾染上了对方的习性,比如在外依旧绅士得一塌糊涂的亚瑟,在家时也会穿着普通的白T恤和牛仔裤,甚至还要随意。最不可置信的是,他居然能够勉强吃下,被他一直认为是“垃圾食品”的汉堡、炸鸡之类的,这简直是可怕。


      “哦,上帝。我怎么会变成这样。”亚瑟的眼神已经有点涣散了,酒的后劲慢慢冲上他的大脑。“但是我真的喜欢他,喜欢他……”喜欢他这个人从不看气氛,咋咋呼呼的天真直率;喜欢他温柔的吻与眼里的深情;喜欢他的一切好与不好,因为他喜欢的就是这个白痴一样的阿尔弗雷德,喜欢的是他的琼斯。可惜,不能再喜欢下去了。如果他眼里的深情已不在,那他也将干脆的放下。死抓着不放,这可不是一个绅士该有的修养。


      “去他娘的绅士,那个混蛋!”亚瑟恶狠狠地将两个空酒瓶推倒,磕磕绊绊的扑上床,将自己滚成了一个春卷,然后睡过去了。


      卧室的门被轻轻推开,一丝灯光射了进来,琼斯走近床边,借着窗外的月光巡视着自家爱人,像是要用目光刻下来一般,极重极深的看着亚瑟,从沙金色的头发到英国人特有的粗眉,从紧闭的双眼到那无意识嘟囔着什么的嘴唇,把他的每一分每一毫都刻在心中。

     最后还是不自禁地用手触碰上了他日夜思念的脸庞,他并不想吵醒他。天知道他有多想他,简直快要疯了,现在看到他才感觉心安回了肚子里。


     “嗯……阿尔。”亚瑟蹭了蹭摩挲自己脸庞的手,呢喃出声。


     “我在,我的宝贝。”琼斯低下头亲吻亚瑟的唇,是伏加特的味道。


     天,这个人是喝了多少酒!琼斯忍不住更深的去掠夺,去强占这个人,让他里外都是自己的味道。这一想法让他兴奋难抑。他的恋人也顺从着张开了唇,要不是亚瑟睡着了,琼斯一定会立刻马上把他吞吃入腹的。


     “唔……”亚瑟不满的皱了皱眉头,琼斯猛烈的攻势缓了下来,他轻轻地舔舐着亚瑟的唇,既温存又安抚。手指揉开皱着的眉头。“再也不会离开你了,我的亚瑟。”琼斯吻了吻亚瑟的脸,他知道亚瑟喝醉了,忍不住就想欺负一下,等亚瑟酒醒了就没那么乖了。


【伏八】十分之一的世界(完) by白玉为堂

       “猿比古,你是个笨蛋吧。”小八田美咲被伏见猿比古捧在手心中,透过自己指尖的一簇赤红火苗看见伏见猿比古那僵硬的表情,半哭半笑。

       “被你这样的人说了真是不甘心啊。”伏见猿比古掐灭八田美咲指尖的小火苗,把八田美咲放进口袋,“别乱动,死了我可不管。”

       伏见猿比古起身把散落在外的东西装进便利袋,拎了进来。

       “你刚刚去哪里了?”八田美咲从口袋里探出头。

       “买东西。”伏见猿比古把便利袋扔在茶几上,揉了揉他脑袋。

       “哦。那为什么会停电?”八田美咲默默把伏见猿比古揉掉的帽子戴上。

       “我需要去检查一下。”伏见猿比古从玄关的抽屉里拿出一双黑色的手套戴上,踏着门破碎的尸体出去了。

       “保险丝没有融,其他宿舍和走廊都没有断电,应该是上面故意干的了,啧。”伏见猿比古关上电闸门,表情恐怖,八田美咲看了一眼觉得自己还是不要说话好了。

        ……

       回到房里的伏见猿比古抱着电脑在那里噼里啪啦的敲在键盘,电子的蓝光使他的表情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阴森,这大概就是程序员特有的魅力吧。

       “你在干什么?”被放出来的八田美咲坐在桌子上的橡皮擦上。

       “把权限改了。”伏见猿比古手下动作没停,嘴角扯出一抹诡异的笑。

       “好厉害!”八田美咲看着伏见猿比古,毫不吝惜给出夸赞,像当年一样的真诚,像当年一样……眼里只有他。

       “哼。”伏见猿比古撇过头,轻哼了一声,眼里却有笑意溢出。

       ……

       Homra那边。

       “啊嘞,被报复了呢。”宗像礼司喝了一口威士忌,对于突然黑掉的酒吧表示淡然。

       “呵。”周防尊轻呵一声,日常嘲讽。

       ……

       灯亮了以后,八田美咲就被勒令不准下床,只能乖乖的呆在枕头上。

      被毁坏的门很快就被伏见猿比古叫来的人安好了,和之前的一模一样,估计是Scepter4的统一配置。

      客厅灯的开关和墙也顺便被修复,从这一点来说,Scepter4的能力还是相当不错的了。

      伏见猿比古正在把那些他买过来的东西一样一样的充实着这个房子,虽然不大,但是令人有归属感。

       ……

      “美咲。”伏见猿比古走近房间,戳了戳正背着房门在倒腾终端的八田美咲。

      “嗯?”八田美咲转过头,疑惑的看着他。

      伏见猿比古从背后掏出一套白色的精天使婚纱,“我觉得这个会很适合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八田美咲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啊啊啊,你这个混蛋猴子,我要杀了你。”

     ……

     翌日。

     “伏见先生,您……昨晚上还好吗?”布施瞪了一眼向他做鬼脸的道明寺。

     “……啧。”伏见猿比古用脚踢了下办公桌,办公椅向外面斜滑出去一些,手搭在椅把上,看了他们一圈,“昨天晚上……”

     “是室长要求我们不要去的!”日高没等伏见猿比古说完,直接把最高上司给卖了。

     “哦?日高君是对我有什么意见么?”一个清清冷冷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日高感觉背后凉飕飕的,就像是被毒蛇贴近一样的危险。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室长!!!您什么时候来的?”日高大叫着一退数十米。

     “在你说室长要求时到的呐。”宗像礼司礼貌性的笑了笑,甚至有点无辜的可爱。

     “……”日高卒。

     “对了,伏见君,你那位赤之氏族的成员呢?”宗像礼司转过头看着伏见猿比古。

     “啧。”伏见猿比古扭过头,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

     夕阳西下,云霞梦幻,是温馨的味道。

     “果然笨蛋就是笨蛋,什么也不会懂。啊,说起来,为什么我又去买了一大堆东西,啧。”,伏见猿比古拎着便利袋,悠悠闲闲的在心里暗自想道,“不知道美咲那个笨蛋有没有好好的呆在家里。”

     家里……嘁,不是早就没有了吗?那个想要好好锁上门的家已经不见了呢,在三年前。

     ……

     “我回来了。”伏见猿比古拧开门,一边换鞋一边无比自然的打招呼。

     “欢迎回来。快去洗手,我做了超级丰盛的大餐哦!”已经恢复正常身高的八田美咲围着新买的菠萝围裙,翻炒着最后一个菜。

      伏见猿比古却突然愣住了,他看着八田美咲。这一切都顺其自然,他只不过是离开一会去上了个班,下班回来时随便买了日常会需要的东西,和八田美咲喜欢的东西,而他喜欢的那个人在家里做着饭等他回来,虽然有不喜欢的蔬菜,但是这一切都太过美好,像梦一样,一碰就碎。

       在今后无数个岁月中,伏见猿比古时常会想起这一幕。太阳的余晖从窗口斜落在少年身上,少年脸上是朦胧而温暖的笑,饭菜的香气传入鼻端,有一种叫做幸福的东西悄悄在心底蔓延。

       ……

       “美咲说的大餐难道就是火锅和一大堆蔬菜吗?真是太令我失望了。”伏见猿比古用筷子戳了戳火锅里的桔子,然后夹了一块羊肉卷。

       “喂,火锅也是大餐好吗?”八田美咲完全不理会伏见猿比古这种幼稚的抱怨,夹了一大堆蔬菜及水果放进伏见猿比古碗里,“我说啊,你不许挑食,这些都要吃掉。”

       “啧。”伏见猿比古嫌弃的看了一眼碗里的菜,然后认命的一口一口吃掉。

       “说起来,这是我们第一次一起吃饭呐,在三年后。”八田美咲把放进去的肉卷夹出来放在盘子里,然后推到伏见猿比古碗边。

       “那真是要庆幸这三年间你没有突进Scepter4总部来杀了我这个叛徒。”伏见猿比古放下筷子冷冷的说。

       “……”八田美咲想了想,决定先放弃这个话题,看在昨天的份上,“猿比古。”

       “嗯?”听到八田美咲突然这么正经喊他名字,伏见猿比古下意识的正襟危坐了。

       “这些可是要全部吃完的,浪费就杀了你哦。”八田美咲阴森森的说,整个屋子的氛围好像都可怕起来了呢。

        ……

       “猿比古!”八田美咲擦着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来。

       “干什么?”脱掉制服的伏见猿比古随意的躺在床上。

       “为什么你这个家伙会长得比我高,明明那么挑食。”八田美咲说着说着就小声嘟囔起来,“不公平。”

       “大概是因为我喝得牛奶比较多,谁让你那么讨厌它。”伏见猿比古松了松扣子,上下打量了一下八田美咲。

       “可是我现在有好好喝牛奶啊!”八田美咲扔掉毛巾,扑到床的另一边。

       “哼,大概是错过了生长期。”伏见猿比古轻笑了一声,关门进了浴室。

       ……

       “喂,笨蛋。”

       “干什么,别吵我睡觉。”

       “起来,我帮你把头发吹干。”

       “不要,我要睡觉。”

       “快点。”

       “猴子你超烦!”

       伏见猿比古一出来就看见某人抱着枕头,顶着湿头发睡着了,虽然这样很乖,但是还是要起来。

       被烦起来的八田美咲慢慢吞吞的下床,飘到旁边的软椅上等着伏见猿比古给他吹头发。

       “呼呼呼——”

       等头发吹干,伏见猿比古发现某人居然又睡过去了,真是拿他没办法。

       抱起八田美咲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关了灯,自己也钻进被窝。

       都说发质软的人好说话、好脾气,偏偏他这位,啧。伏见猿比古顺了一把八田美咲的头毛。

       一个轻轻的吻落在八田美咲的额间,“晚安,我的世界。”

       那是八田美咲从未听过的温柔到不像是伏见猿比古的声音。

       ……

       晚安,我的太阳。

       晚安,我的世界。

       晚安,我的美咲。

—————————————————————————

END

最后,文中有些没写出来的伏笔解释一下,咳,因为不想写成长篇【捂脸】。

①那个小女孩是权外者,能力是明透感兴趣之人的心事和把人缩小到十分之一,喜欢开朗阳光的事物以及人;

②室长说的那件事是件大事,嗯,就这样;

③美咲变回原样是因为时效到了,因为他只是吃了几颗有异能的糖,可惜了那些小衣服;

④十分之一的世界想表达的其实是八田美咲是伏见猿比古的世界,变小了就是伏见猿比古十分之一的世界。

⑤还有就是LOFTER排版杀我!

感谢您能看到这里❤

也感谢您的喜欢、推荐、评论与关注❤

后会有期❤下个坑见【笑】

【伏八】十分之一的世界(二) by白玉为堂

①不想过多侧重病娇

②全员助攻系列

③有微量尊礼、云理

—————————————————————————

            夜幕降临,窗外的雨已渐渐的停了,夏日凉爽的风吹开了窗。

           “所以说,美咲,你是怎么做到把自己缩小的?”伏见猿比古挑了挑眉,从冰箱里拿出一瓶牛奶到在奶锅里加热。

           “我也不知道啊,可恶,混蛋!”八田美咲懊恼的捶了下身下的枕头,“话说,猴子,我为什么会在你这?”

           “我怎么知道,你莫名其妙,说不定还是自愿被别人送到我这的。”伏见猿比古将温好的牛奶倒进一个小玻璃杯里。

           “怎么可能,来揍你才对吧,混蛋猴子!”八田美咲气愤的从枕头上站起,由于重心不稳又一头栽进了被子里面,“啊啊啊啊啊!”

          “美咲你是笨蛋吗?”伏见猿比古把牛奶放在床头柜上,用手指勾起八田美咲的衣领,晃了晃。

          “啊啊啊!混蛋猴子快放我下来。”八田美咲张牙舞爪的吱哇大叫。

          “啧,美咲你太吵了。”伏见猿比古把八田美咲放回枕头上,再恶趣味的戳倒他,逗弄吉娃娃的下场就是——他被狠狠地咬了一口。

          “嘶——”伏见猿比古猝不及防的吸了口冷气,“美咲你是属狗的吗?果然,跟那种野蛮的王待久了,是会传染的。”

          “尊先生的话,无论怎样都是帅气的!”八田美咲弱弱的吐出伏见猿比古的手指,然后超级理直气壮的回嘴。

          “啧。”伏见猿比古皱了下眉,站起身,“那你倒是叫你的尊先生将你恢复原状啊!”

          “嘭——”门被狠狠地关上,满地灯辉摇曳。

          诺大的房间里只剩下一个占地面积不到千分之一的小美咲。

          “这个混蛋。”八田美咲努力从床上爬下来,小心翼翼的挂在床边上,“虽然说是我先做错了,但是他也不能那样说尊先生吧。”

          成功从床上下来的小美咲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委屈,“居然自己一个人出去了,简直太过分了。”

          ……

          “啧。天天就知道尊先生尊先生尊先生什么的,简直烦透了。”伏见猿比古拎着一个很大的便利袋在宿舍楼下转悠,“所以说,我为什么要去买这些东西啊,啧,还是扔了吧。”

          “伏见?”正当伏见猿比古走向旁边的垃圾桶时,一个略带疑惑的女声从他身后传来,伏见猿比古一个手抖,差点就把袋子扔了。

          “副长,你能不能不要鬼鬼祟祟在男生宿舍这边晃荡?”伏见猿比古转过身,一脸无奈。

          “啊,因为在那边看到你在这里‘鬼鬼祟祟’的转了很久,所以才决定来看看的。”淡岛世理笑了笑,刻意强调“鬼鬼祟祟”这四个字。

           啧,副长真的是越来越像那个恶趣味的室长了,令人发指。伏见猿比古暗自想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那个笨蛋也是。

          “散步,跟你说的鬼鬼祟祟完全不是一回事。”伏见猿比古不经意的向楼上看了一眼,突然间他的脸色就黑了,然后疯了一样的向楼上跑去。

          “诶,伏见?”淡岛世理还来不及反应,伏见猿比古已经冲上楼去了。

          犹豫了一下,她也准备跟上去。

          “淡岛,我觉得你现在并不适合跟上去。”淡岛世理回头看,发现宗像礼司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她身后。

         “室长。”淡岛世理停下来,不解的看了宗像礼司一眼。

         “年轻人总是这样。关于那件事处理好了吗?”宗像礼司推了推眼镜,在阴影中反射出一道看不清态度的镜光。

         “已经和那边的人谈好了,大概这几天就能解决。”淡岛世理整齐站在宗像礼司对面,低声报告。

         “嗯。淡岛。”

         “是,室长。”

         “有兴趣去喝一杯吗?”

         “啊?”

         “去你常去的那个酒吧。”

         “室长……我可以拒绝吗?”

         “啊嘞,被拒绝了呢。真是令人伤心。”

         但是最终,淡岛世理还是陪宗像礼司去了她常去的那个叫做Homra的酒吧,只是究竟是不是两个人喝酒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

         “美咲!美咲!!美咲!!!你在哪?”伏见猿比古从楼下急忙奔了上来,他刚刚在楼下看见房间里的灯突然熄灭了,心里一紧,就直接冲上来了。

        手里拎的便利袋早就散落在门口,什么奇怪的东西都有,比如精天使的衣服,以及一些小毛巾小牙刷之类的日常用品,又比如新品布丁什么的……

        伏见猿比古现在完全没有用掏钥匙去开门的这种闲情逸致,甚至连“伏见,紧急拔刀”都不愿意说,直接一刀就终结了他宿舍门的寿命。

        “美咲!?你在哪!?回答我!?”伏见猿比古试图去按亮灯,房间内却依旧一片漆黑。

        “嘭——”是手砸在开关上的声音,伴随的是开关炸裂和墙体破碎的声音。

        “美咲,我在这里。”哪怕心里急得要死,伏见猿比古也不敢随便踏进这个本就属于他的房间,生怕一不小心就把那个总是惹他生气的笨蛋踩死了。

        ……

        八田美咲刚在客厅溜了一圈正准备回卧室,只听见“啪嗒”一声,整个世界顿时就黑了,吓得他立马抱住旁边的柱子——也就是茶几的支柱。

        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迈出一步,就听到门外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然后又是“嘭”的一声,地动山摇,他感觉……应该是猿比古回来了,他觉得……自己的耳朵简直要聋了。

        正当他放开柱子准备去找伏见猿比古的时候……又是“嘭”的一声。

        ?????

        猴子那家伙是来拆家的么?!

        “美咲,我在这里。”

        ……

        “我知道,我去找你,等我。”

        ……

       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有一个世纪那么久,伏见猿比古看见他的小太阳慢慢的向他走来,一如往昔。

————————————未完———————————
精天使是BJD娃娃的一种,精天使1/6据说比YOSD(26厘米)略矮,是围在圣母像旁边的小天使们,每个天使只有一个,脸模都是真正意义上的one off,非常稀有及少见。

我白玉堂千算万算,万万没想到会栽到我自己兄弟的手里,你们是得了个忠义两全的名义,我呢?我白玉堂就是一个不识大体,阴险狡诈的小人是吧。


【伏八】十分之一的世界(一) by白玉为堂

①背景是第一季之前,续写老物简直烧脑

②私设有

——————————————————————————————

            最近天气格外阴郁,雨一直下着,湿得冷风连都吹不起落叶,这种天气好像在酝酿着什么不详的事情。

            “八田,这件事就拜托你了。”草薙出云微笑着拿出一封信递给八田美咲。

            八田美咲接过信就干劲满满的抱着滑板离开了,“草薙先生,再见。”

            草薙出云对着八田美咲挥了挥他的白色小手帕,“真是干劲十足呐。”

            因为路面太湿滑,八田美咲不太好使用他的滑板,所以他难得的步行前往目的地。

            欸?你问他为什么不坐车,misaki表示他已经忘记坐车这种高难度的事情了。

            “哥哥……”一个看起来只有六七岁的小女孩突然跑过来抱住八田美咲的腿。

            “欸?”八田美咲低头看向小女孩,脸有点红,“你……你,有什么事吗?”

            “我……我可以请你吃糖吗?”小女孩仰起头,朝八田美咲笑了一下,有着这个年龄特有的天真可爱。

            “吃……吃糖吗?好的,谢谢。”虽然不是很清楚为什么这个小女孩要平白无故请他吃糖,但是又没什么关系,八田美咲很坦然的接受了。

            “哥哥看起来有心事呢,吃了妮妮的糖心情会变好的哟!”自称妮妮的小女孩从可爱的小熊口袋里拿出三颗糖放在八田美咲的手心里。

            八田美咲弯下腰摸了摸妮妮的头,“真是谢谢了。”

            “那哥哥再见!”妮妮搂住八田美咲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然后蹭蹭的跑掉了。

            八田美咲摸了摸自己的脸,感觉有点懵,连脸红这个应激反应都没有出现,随即他勾起唇角扬起一抹笑,“萌也应该这么大了吧,找个时间去看看他们吧。”

 

            八田美咲好心情的撕开奶黄色糖纸,吃了一颗,青柠味的,还挺好吃的,八田美咲不自觉的眯了眯眼,然后大步离去。

            街道的转角处的阴影下,一个小小的人影按了按帽檐,向着与八田美咲相反的方向离开,只余下一句消散在空中的话,“像太阳一样的人就应该,一直开心的。”

             ……

            “啊,送完信了,接下来去哪?真是麻烦,草薙先生叫我今天下午不要回Homra,切,无聊。”八田美咲一边踢着路边的石头一边碎碎念,把滑板扔在路边,一屁股坐在旁边的置石上,“算了,去找那群混蛋的麻烦好了。”

            八田美咲想了想,把最后一颗糖剥开吃掉,准备去砸场子。糖渐渐的在口里融化,八田美咲觉得整个世界正随着糖的融化而虚化,最后归于虚无的黑暗。

            “嘭——”八田美咲重重地倒在地上,溅起一地水花。一个小小的人影从树后慢慢的走出来,“刚刚好呢。”

             ……

            夏天的雨总是让人猝不及防,一阵一阵,越来越大。

     

            “啧。”伏见猿比古看了一眼窗外阴冷的天气,无意识的啧了一声,他总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淅淅沥沥的雨顺着他没关的窗口溜了进来,风掀起白色的窗帘似在起舞。

           “伏见先生!伏见先生!!你的快递到了,我帮你拿过来了!啊啊啊!伏见先生居然有快递,超级好奇啊!我可以看一下吗?!”道明寺咋咋呼呼的从外面横冲直撞连门都不敲的冲进来,双手拿着一个大概只有二十厘米长的快递箱。

           “啧,吵死了,不可以。”伏见猿比古果断回复,然后接过箱子放在桌子上。

           “欸……这么残忍的吗?”道明寺委委屈屈的站在玄关处。

           “是的。”伏见猿比古看也不看他一眼直接的说,“出去的时候记得把门关好。”

          “哦。”道明寺失落的出门,在门即将关上的时候,他听见伏见猿比古冷淡的声音从门缝里传出来。

          “对了,昨天我碰巧从Brook路过,放在冰箱。”

          “好的!谢谢伏见先生!我先走了!”虽然伏见猿比古并没有说带了什么,但是道明寺的直觉告诉他,伏见先生带的就是他们几个人最近心心念念的brook冰淇淋无误,啊,不行,他要快点回去,不能让那群家伙先发现!

           ……

         伏见猿比古盯着眼前的这个盒子,总觉得哪里不对,他明明没有在网上买什么东西,却莫名其妙收到一个快递,而且信息填得那么详细,排除寄错的可能性,奇怪,但是无所谓,拆开看就知道是什么了。

          伏见猿比古从袖中拿出一把小刀,认认真真的拆快递。

          “嘭——”伏见猿比古猛得站起来,身后的椅子被他大力撞倒,发出巨响。

         “美……美咲!?”快递箱里躺着的不是别人,正是伏见猿比古心心念念的八田美咲。

         只是这只八田美咲也太小了吧,看起来至多才十七厘米,简直迷你,不过真的很像,无论是穿着,还是长相都一模一样,甚至连睡着时呼吸的频率都一致……等等,呼吸!!?是活的?!

        “美咲,美咲,美咲!”越来越焦急的喊声传入八田美咲的耳中。

        “吵死了,猴子你这个混蛋。”八田美咲起来恶狠狠的瞪了伏见猿比古一眼,拍开他的手,“我还想再睡五分钟。”然后就“呼呼呼~”地又睡着了。

         “真是笨蛋,但是,果然是美咲。”伏见猿比古小心翼翼的把八田美咲从箱子里抱出来放在他的枕头上,在八田美咲额头上落下一个轻轻的吻后自己也和衣睡下,“午安,我的美咲。”

         这真是一个愉悦的周六下午,什么不太好的预感,简直是好到不能再好的预感,今天的雨也格外好听呐。

  

         八田美咲下意识的往伏见猿比古身上靠,抱住他的脖子,枕在他的锁骨上。

         “好梦。”伏见猿比古嘴角带起一抹微笑,与八田美咲一起进入了梦乡。

           ……

        “伏见先生真是太棒了,居然是brook的独家冰淇淋系列。”道明寺挖着冰淇淋一脸满足的说。

        “喂,你可别一下子全部吃光,小心拉肚子。”弁财看着道明寺豪放的大吃,忍不住担忧一下。

        “没关系没关系,我肠胃一向很好,你们真的现在不吃吗?那我给你们留着了。”道明寺丝毫不见动摇,吃得眉飞色舞。

         ……

        “八田哥怎么还没回来?”镰本有些焦急的往外看,八田美咲出去了一下午还没有回来。

        “没关系的,美咲他会被好好照顾的。”安娜抬起头看着镰本说。

         “哈?”

——————————————————————————————

对不起,迟了,未完